色情遊戲

關於部落格
色情遊戲
  • 13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扛著錢箱走出去

  王安《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12日10版)   毫不避諱,11月10日的2014年度APEC峰會歡迎晚宴上提到“APEC藍”:“好在是人努力天幫忙,這幾天北京空氣質量總體好多了。”這映襯著中國這個崛起中的大國的自信。   1999年9月,當時有一個會議把中國新聞界攪得很忙,記者們頗驚艷:美國《財富》雜誌全球財富500強年會首次開在上海。呵,老闆都是坐著私人飛機飛來的,老外看好中國的發財機會,扛著成箱的美元……15年後,美俄日等國的首腦是坐著公務飛機參加北京的“主場外交”,他們套著中國元素的對開襟連肩袖,嚼著中國的翡翠龍蝦片烤鴨——當然更加驚艷。   北京百姓見多識廣,現在對這種國際大PARTY早已不覺驚艷——不就是個會嘛。但這個會有以前沒有過的故事。   10月24日,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等在內的21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在北京簽署了《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備忘錄》,在APEC峰會上,亞投行將正式成立。之後各國將啟動章程談判和磋商,亞投行預計在2015年內投入運作。據報道,新加坡相當積極,表示要從內部對亞投行產生影響。這下好了,學習淡馬錫也甭跑那麼遠了。根據協議,亞投行的法定資本為1000億美元,各意向創始成員國同意將以國內生產總值(GDP)衡量的經濟權重作為各國股份分配的基礎,因此中國將持有最大股份,中國最初的出資比例可以達到50%。   另一個故事是:11月8日加強互聯互通伙伴關係對話會在北京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中國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他表示,中國願通過互聯互通為亞洲鄰國提供更多公共產品,歡迎大家搭乘中國發展的列車。此前,美國奧巴馬總統指摘中國免費搭了美國發展的“便車”。   亞投行和絲路基金意味著,中國要扛著成箱的鈔票走出去,要資本輸出。從商品輸出到資本輸出,這是一個跳躍。   早年,先是商品進口,後是資本輸入,中國不是心甘情願的,是流了血的,是在1840年及之後被洋槍洋炮打開大門的。改革開放後,中國的出口產品是由國外提供資金、技術、品牌、管理並消費的,中國出勞力、土地和資源。如今中國也走到資本輸出的發展階段,流不流血不好說,外界的阻力必不可少。在亞洲,日本、澳大利亞、韓國和印尼4個亞太經濟大國沒有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國,雖說4國對外宣稱的原因各不同,但它們背後都因為有華盛頓的反對。老大阻撓老二跳腳兒,天經地義。   二戰後,世界金融和經濟形成了以美國為首的江湖,即“佈雷頓森林體系”國際金融秩序,計有世界銀行(World Bank)、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及世界貿易組織(WTO),在亞洲是亞洲開發銀行。   當中國的身軀日益長大,便要求在這些國際組織獲得更多的話語權,但屢屢受阻。比如在亞行,美國與日本是最大的股東,出資份額各占15.65%,各自投票權重為12.82%。中國1986年才加入亞行,目前是第三大出資國,出資份額占6.46%,投票權重為5.47%,不及美日兩國各自的一半,這與中國全球GDP總量第二和外匯儲備第一的地位不相稱。   無奈,中國只好另起爐竈。之前已經成立和正在籌辦的有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和上合組織開發銀行,亞投行是最近的例子。   創辦亞投行之類的新金融機構,對提升中國的政治和外交的軟硬實力顯然好處巨大。一方面可以將中國“麻煩”的巨額外儲投資多元化,另一方面也可將中國過剩的基建產能消化,即國稅總局前副局長許善達所說“中國版馬歇爾計劃”。   計劃雖好,也有質疑。但王進喜說,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原標題:扛著錢箱走出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